关闭按钮
关闭按钮
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永利官方网站

凝视世界,回望自我——赵丽宏新诗集《变形》首发式暨诗集和手稿展开幕

2021年07月13日12:38 来源:澎湃新闻 作者:徐明徽 点击:

在这个数字化的年代,人们用手书写文字的习惯逐渐淡去。诗人赵丽宏还在坚持用手写创作诗歌,他习惯边写边改,写不出来就在旁边涂鸦,画些他脑子里出现的图像,所以他的诗作手稿尤其特别。

7月11日,赵丽宏《变形》新书首发式暨诗集和手稿展在上海民生美术馆举行,展览从发布会当日始至7月16日,展示了包括《变形》手稿在内的赵丽宏手稿共计60幅,诗集20余本,数十幅亲绘手稿让读者们走进了诗人的创作岁月。

《变形》是赵丽宏历时两年的全新创作,以充沛而开创的66首新诗,作为漫长诗歌写作生涯中的一次重要变法。66首诗歌作品,充分浸淫“变形”母题的精髓,充满张力与想象力,对自我的回视、对生命的眺望、对世界的起念,将这部作品集聚成一束向隐秘处探寻的光。发布会现场,赵丽宏与主持人曹可凡、诗人欧阳江河、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臧永清、著名译制片配音演员刘家祯一起来到美术馆,与观众分享这部诗集。

“这两年我们遭遇了新冠疫情,我这一生中遇到过这种情况,因为疫情,我觉得很多事情不可捉摸,对这个世界不了解,对自己的生命不了解,我们遇到很多困惑,有一些诗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写出来的。”赵丽宏说,写诗是他生命的秘密,诗歌是他的“生命史”,如今这个秘密呈现在大家的面前,每个读者都可以从中读出不一样的内涵。

刘家祯在现场为读者们朗诵了收录在《变形》中的诗作《母亲的书架》:“是真实的故事,不是虚构的传说。我的98岁的母亲,在她的床头,搭起一个隐秘的书架……书架上层层叠叠,陈列着我送给她的书,从第一本年轻的诗集,到老气横秋的散文,还有那些让我返老还童的小说,那些疼痛变形的文字游戏……”

《母亲的书架》用凝练节制、饱含深情的语言,描写了母亲对儿子含蓄而深沉的爱。赵丽宏曾在《母亲和书》中谈到母亲的小书架:“她走到房间角落里,那里有一个被帘子遮着的暗道。母亲拉开帘子,里面是一个书橱。‘你看,你写的书,一本也不少,都在这里。’我过去一看,不禁吃了一惊,书橱里,我这二十年中出版的几十本书都在那里,按出版的年份整整齐齐地排列着,一本也不少,有几本,还精心包着书皮。其中的好几本书,我自己也找不到了。我想,这大概是全世界收藏我的著作最完整的地方。”

多年来,赵丽宏一直坚持用手写进行诗歌创作,并且保持着在手稿上信手画图的习惯。他的诗集手稿,真实记录诗人多年的诗歌创作状态和创作过程。在其笔下,许多平凡庸常的物象被升华为生命的意象,甚至连气味和触感等无形的事物,都被巧妙地化为浓稠而明亮的呓语。他把生命过程中细碎平淡却耐人寻味的体验与感受凝结成诗句,不着痕迹地将目光转向对生命本质的探寻,折射出清澈澄明的精神世界。

诗人欧阳江河说,一直觉得赵丽宏是个谜,“我们这一代人成长的过程,经历中国四十年、五十年语言本身巨大的转折,这跟我们中国人在这四五十年经历的经济收入的变化一样大。这个语言变化的过程当中,很多人,包括我自己,致力于语言本身风格的拓展,语言词汇量的拓展,语法的扭曲,表达的怪异和先锋,这需要你的语言不仅仅是修辞上面的革命、花哨、炫技,你需要有超越母语和语言变化后面深刻的人性、人道、宇宙观等坚实的东西,没有这个写不下去,写到一定程度就玩花活了。但赵丽宏可以一直不停地写作,他语言平实,忠实于他自己这一代人语言,不玩花的,而且这个语言的表达和他的经验是配套的,他的语言和手写体也是配套的,忠实自己反而可以把写作写到深处和背后。”

叙利亚大诗人阿多尼斯来北京时,曾和欧阳江河交流,表示自己非常喜欢赵丽宏,并且将赵丽宏的一首诗歌翻译成了法语。“诗歌写到语言的背后以后,去掉炫技的层面以后,进入到超母语的层面,就是和其他语言相遇,在那个层面,才可以和法语相遇。”欧阳江河说道。

在欧阳江河看来,在这个成熟的时代,我们在接受诗歌教育的过程中变成一个孩子,找出儿童、小孩、赤子一样的童心,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成长。“我们从成年人成长为一个儿童,这就是诗歌的功能,诗歌《变形》的意义何在?把你变为一个孩童。”

赵丽宏也向读者分享了他写作诗歌的原点,“当年我在上海崇明农村插队时,非常孤独,住在草屋里感到人生灰暗,不知将来会如何,甚至想到过死亡。而将我从灰暗中拉出来回到光明的,是当地农民朴素的情感,他们对我伸出援手,他们将家中仅有的书都找出来给我看。从那时起,只要想起晚上回到我的草屋里面,在油灯下有一本书在等我,我还能写作,那我就能活得下去。”

如今写诗和当年写诗有什么不同?赵丽宏说状态是一样的,“我还可以非常真实地,用当年很幼稚的眼光、目光,观察世界、思考世界,思考人生和生命,表达出来。现在和当年比,当年我只有18岁,现在我69岁,也许我的思想深刻了一点,见识多了一点,读书更多了一点。”

“我年轻时候写诗,要求写得漂亮,文字优美、华丽,争取在每一首诗歌中把我对这个世界的想法写得清清楚楚,其实我没有这个能力,世界上也没有人有这样的能力,包括一些伟大的哲学家,他们一辈子在不停地寻找、思考、追问,不停地回答,不停地否定,在这个过程当中,创造出伟大的作品,优美的文字,深刻的思想,但直到最终他们还是在寻找,还是在追问,我们每个人也在这样的过程中。所有诗人真实的思想,通过他经历的时代和生活得出的不是终极真理的结论,却可以使读者产生共鸣,这就是诗的魅力。”赵丽宏说。

上海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09802号-1
电子邮件:shanghaizuojia@126.com 联系电话:021-54047175
3103